最新消息

News


2019/10/9

【好文共賞💝出走不是精英的特權】

特派記者印度尤:不是鼓吹「出走」,而是在不同文化、選擇間自在地「移動」

轉載:《台灣人沒在怕》跨界走出去!

 

「當初為什麼會想要當駐外記者呢?」

「其實我沒有想過要當記者,這並不在我的人生規劃內。」

我的回答總讓提出問題的人們又多了更多問號,一個新聞系畢業生,畢業典禮後一個星期就落腳新德里,第一份正職工作就是鳳凰衛視駐印度的特約記者且持續至今,如此「順遂平坦」的康莊大道,又怎麼可能是「誤打誤撞」呢?

 

在來到印度之前,我是一個規劃狂和控制狂,從我大學時代雙主修、參加管樂團、加入劇場、主持廣播電台蠟燭多頭燒,一旦有寒暑假也是塞滿各式旅遊與志工行程片刻不得閒,完全可以看出我在時間與進度規劃上掌握之緊。然而,緊握方向盤的我,卻在決定踏上印度這塊南亞次大陸後,就像開上了不在導航與定位系統內的道路,隨時出現轉彎與岔路,也看見更多連想都沒有想過的風景。

很多台灣讀者應該都對各種鼓吹「出走」的文章厭倦了,出走好像成了精英階級的特權,那是專屬於成功者的故事,好像只有在國外才能有新點子、新機會和新可能,台灣就這麼差嗎?

不過與其說是「出走」,我反倒比較喜歡用「移動」這個詞,這並不是一個「外國的月亮比較圓」的故事,而是將自己暴露在一個不同的環境裡,當你最習慣也最舒服的生活法則,不再如此理所當然的適用,也不再是反射動作足以應付時,就會挑戰你從過去一直建立起來,堅不可摧的一套人生標準作業流程,而這樣的刺激與衝擊所帶來的,是「想像」與「選擇」。

 

雖然我是新聞系畢業的,但成為一個駐外記者並不在我的想像之內,因為我有興趣的報導方向在台灣並不熱門,而且駐外記者通常要求至少十到十五年的經驗,再加上台灣駐外記者的數量急速萎縮,以印度為例,台灣媒體在印度只有一位記者,而且還是半官方的通訊社中央社。

然而這樣從未想過,甚至不敢想的機會,卻在新德里從天而降的掉到了我頭上,「原來有這樣的可能!」就在成為了駐外記者後,我嘗試粉絲專頁,竟意外的累積了一些讀者,這也引導我成為其他媒體平台的專欄作者,累積了一段時間的寫作,更幸運的出版了一本書,這些不在我計劃與想像內的事情,卻這樣一件又一件的發生,而這些都始於我在大學畢業的第一個轉彎──去印度。

 

在印度的不思議生活與東奔西跑的記者工作,讓我對自己與事物有了更多的認知與想像,「原來貧民窟是長這個樣子!」、「原來國際會議與大國元首是這樣交流互動!」、「原來印度的神邏輯是這樣運行的!」、「原來這就是擁有 12.5 億人口的發展中國家模樣!」腳踩印度土地的我,不再拘泥於自己認為「絕對」的計劃裡,並對各種可能性保持更開放的心態,而我眼前的「選擇」也因此增加。

雖然對許多人來說。我在印度的記者工作非常穩定,其他的寫作發展也相對順利,然而我卻沒有停止面對各種選擇。是要留在印度、回到台灣或是走到其他國家?是要繼續記者工作,還是嘗試其他領域的工作機會?是要繼續工作還是繼續唸書取得更高的學歷?

 

選擇的增加有時候會讓人困惑迷惘,每一個選擇也無法保證好壞,不一定成功或失敗,更不一定富貴或貧窮,然而擁有更多想像與選擇的人,比較不會困在被動、妥協、屈就、逼不得已之中,因為當你具備選擇與移動的能力,當對現況不滿意的時候,你可以不必勉強留下;當新的可能性出現時,你會敢於轉彎。

 

「出走」或許比較有非得離開台灣的意味,但「移動」則有離開、停留、回去、直走、轉彎等各種意涵,不一定是長期或短期、國內或國外、旅行或工作、身體或心理,「移動」能夠讓人看見不同、接受衝擊並實踐各種天馬行空,擴大了一個人對自己與世界的想像,而這也形塑了更厚實的移動能力,這不僅限於地理與身體上的移動。